?
細數朋友圈微商的“尷尬” 你中槍了嗎?
不知從何時起,原本私密的朋友圈開始充斥著各種各樣的廣告。面膜、包包、衣服、護膚品、食品……微商的廣告刷屏,讓朋友圈變了味道。

  看著昔日的好友頻發“打雞血”的心靈雞湯、曬訂單曬銷量、曬自己的奢華生活……一些人實在不堪忍受,將對方拉黑屏蔽。

  “朋友圈應該是分享生活趣事的地方,你卻利用我們間的友誼和關心,硬是為了錢把廣告塞我眼睛里,能舒服嗎?”網友史提芬說,拉黑并不是因為不想看廣告,而是覺得對方不尊重自己。

  成天刷屏朋友圈,微商還有朋友嗎?不少微商也坦言,自己遭遇了朋友屏蔽,評論點贊直線下滑,“十分痛心”。而也有人認為,“做微商就不要怕被屏蔽”。
天天朋友圈發廣告的他們

  大學畢業生——小許

  痛心:昔日好友屏蔽 家人施壓“找正經工作”

  23歲的小許(化名)從2013年開始踏進微商行業,最開始是和朋友一起開微店賣衣服,后來轉戰護膚品行業。畢業一年的她,目前并未找其他工作,專心做代理。

  小許說,當時是一個做護膚品的微商朋友推薦了她一款泰國面膜產品,皮膚本不太好的她使用之后覺得非常不錯。在朋友的鼓動下,小許加入進來成為了代理,開始在自己的朋友圈里發布產品的廣告信息,一天得發6—8條。

  微商之路,遠比她想象的艱難。首先遭遇的,便是信任危機。

  小許發現,那些以前常常問她“最近好不好”的朋友慢慢消失了,自己發的朋友圈信息點贊評論日益冷清。到后來,哪怕她發的并不是廣告,而是自己的生活狀態,也很少有人點評了。她才明白,很多好友已經將她屏蔽了,這令她十分痛心。

  壓力不僅來自于朋友之間的信任危機,更來自家里的反對。她在家里已經囤了近3萬元的貨物,父母卻認為這是小打小鬧,并不是一份“上得了臺面”的工作。

  雖然壓力不小,但小許的生意也在逐漸擴大,目前她已發展了6個代理。“新鮮事物總是有利有弊吧,就像之前淘寶電商被質疑是騙子,現在不依然也很火嗎?”

  事業單位辭職者——秀秀

  信心:產品經過“層層把關”團隊給她精神鼓勵

  寶媽秀秀(化名)原本在一家事業單位上班,孩子剛上小學。一次家長會,讓她接觸到了微商。

  秀秀說,自己平時常常熬夜,身體和皮膚狀況很不好。在一次家長會上,有一位家長光彩照人,她尋問保養秘訣。對方告訴她,自己保養得當是因為用了某品牌的護膚品,她也是這個品牌的成都總代理。在這位家長的推薦下,秀秀開始使用產品,覺得“變化喜人”。

  后來,秀秀辭了工作,專職做起了這個品牌的微商。那位家長,便成了她的上級經銷商。

  “進入團隊之后,經常會有培訓。我學到了很多互聯網營銷的東西。”秀秀說,她每天在朋友圈里面分享產品,開始零售。幾個月后,生意擴大,她現在手下有了15個代理。她的產品主要批發給經銷商。“我現在一天的收入,有時候可以當以前一個月掙的工資”。

  秀秀說,自己也曾遭遇過朋友的質疑。不僅朋友屏蔽她,還有人在自己的朋友圈里發微商的負面消息,似乎是在影射秀秀。秀秀把遭遇告訴了團隊,上級經銷商和團隊隊員給她精神鼓勵。現在,她也成為了總代經銷商。

  那么,自己所賣出的產品質量究竟如何呢?秀秀信心滿滿地說,所有產品經過了“層層把關”。“首先,我們會有食藥監局備案手續、產品質檢報告、廠家的生產視頻。此外,我自己也在使用并且實驗。”秀秀說,“這些護膚品我自己也在用,效果明顯。一些皂類產品,我孩子也在用。”

  秀秀說,“我們的品牌是香港的,工廠在廣州,都查得到的。”

  B

  不堪忍受廣告﹃轟炸﹄的他們聲音1/

  朋友圈變味,一有微商果斷屏蔽

  從去年3月開始,22歲的吳蕊(化名)微信朋友圈里開始出現第一條廣告,這是她的一個朋友賣的一雙當時流行的喬丹運動鞋,“我第一次在朋友圈里看到廣告,感覺很神奇,加上我特喜歡這雙鞋子,就買了一雙。”

  吳蕊說,后來這名微商朋友每天發10多條鞋子廣告。終于,吳蕊忍無可忍,屏蔽了這個朋友。

  后來,吳蕊一位23歲的親密朋友在微信中賣起了面膜。朋友向她保證,自己親自“肉測”過,質量很好。吳蕊花180元買了一盒5張蠶絲面膜,最終卻“毫無效果。”眼看這個朋友還在朋友圈每天刷屏發廣告,吳蕊選擇了屏蔽。

  吳蕊說,她微信有近200個朋友,有10多個是微商,微商人數還在持續增加。“感覺朋友圈變味了。朋友圈本身是朋友間聯系的一種方式,利用來賣這賣那,特別不爽,總感覺像被利用。”吳蕊說,現在她一看到朋友圈里有人賣東西就屏蔽。聲音2/

  礙于情面沒有屏蔽 默默關閉推送

  年過40歲的石先生閑暇時會在微信上看朋友發的狀態。幾個月前,他微信里有兩個年輕同事開始賣化妝品,一天四五次的推送讓他看得很心煩。考慮到朋友關系,石先生沒有屏蔽他們。“我默默地把朋友圈的推送提醒關閉了,免得時刻看到廣告。”

  石先生不太認可微商。網友蘑菇醬說,他對那些賣假貨的微商朋友列了“黑名單”。“不管這些人有沒有真賺到錢,消耗自己的人際圈,我覺得很愚蠢。”

  而網友蕾蕾認為,無論是否售假,在朋友圈做微商都是不可取的。“本來可以維系情感的社交工具淪為了利益工具,朋友之間的友情就只是你想發財的踏板。”

  監管存在空白成都將成立微商分會加強自律

  當微商代理的產品問題不斷,消費者們不得不冷靜下來,提出質疑:這些無處不在的微商是否合法?又有誰來監管他們呢?

  工商部門:多數微商未注冊是否合法不好說

  對于微商的合法性問題,四川省工商局網絡商品交易監管處處長田培友也坦言,“不好說”。目前來看,通過網絡平臺進行銷售,一定程度上解決了一部分人的就業問題,存在積極意義,四川省工商部門對這一新興事物也持包容態度。不過,“大部分微商,都沒有經過注冊,取得相關許可證。”

  今年1月11日,四川省網絡交易監管平臺基本建成,網絡經營者可在該平臺上公開自己的信息,實現實名制和網上“亮照經營”。不過,截至目前,并無一家微商在該平臺上備案。

  去年3月15日,《網絡交易管理辦法》實施,對通過互聯網(含移動互聯網)進行網絡交易的行為進行了規范。“這里面并沒有提及微商。”田培友說。此外,在這個辦法中,對于辦理營業執照、取得有關許可等規定,都說的是“應當”,而不是強制性規定。

  食藥監部門:微商投訴很少一年只有幾件

  記者從成都市12331投訴舉報中心了解到,有關微商的投訴量很少,一年僅有幾件,專門針對從朋友圈購買面膜的投訴量更是少之又少。

  “即使收到舉報,很多舉報者也無法提供地址等更為詳細、具體的內容,執法人員很難立案查處。”成都食藥監局執法人員說,由于微商的商品、信息只通過熟人、朋友圈這樣的私密圈子傳播,所以即使微商商品出現質量問題,也很容易在熟人關系間被“消化”掉。

  該執法人員建議,要銷售面膜等化妝品,必須經過食藥監部門的行政許可,取得許可證照才能夠銷售。他建議,對于個人或商家在朋友圈中銷售食品、面膜的行為,微信平臺應對此有相應規定,如果平臺能審核商家銷售資質,制定相關規則,微商的問題會少得多。

  □ 最新進展

  成都下月或將成立微商分會

  除了合法性“不好說”之外,對微商的監管,也存在一定難度。“現在微商還未納入監管的范疇,處于灰色地帶。”田培友說。

  微商的特點以及其本身的經營模式,決定了微商很難被監管到。“朋友圈相對私密,微商主要通過熟人進行銷售,存在隱蔽性。”田培優說。除了一些經過微信平臺認證的公眾號,更多的微商都是一些私人賬號,“沒有實行實名制管理,交易也都是私下進行的。”

  對此,田培友認為,微商是否能健康發展,主要靠行業自律。記者從成都市電子商務協會了解到,該協會或將于下個月成立微商分會,但具體時間目前尚不確定。

  “希望通過民間組織整合微商群體,對微商的經營方式進行規范,引導他們依法誠信經營。”成都市電子商務協會秘書長徐震說,所有入會的微商將簽訂一份《經營自律書》,微商分會也將指導微商們申請注冊個體工商戶。
電話15227963904
專注于高品質邯鄲網站建設、品牌網易企業郵箱、邯鄲網站優化等現代信息服務于一體的邯鄲網絡公司
細數朋友圈微商的“尷尬” 你中槍了嗎? - 邯鄲百度推廣 - 邯鄲網絡公司_邯鄲百度推廣_邯鄲網絡推廣_邯鄲網站建設15227963904
百科知識 學而時習之,不亦說乎。
?
網站建設解決
為什么選擇優企網絡
細數朋友圈微商的“尷尬” 你中槍了嗎?
細數朋友圈微商的“尷尬” 你中槍了嗎?
發表時間:2015-23-06 標簽:邯鄲網絡公司

細數朋友圈微商的“尷尬” 你中槍了嗎?
不知從何時起,原本私密的朋友圈開始充斥著各種各樣的廣告。面膜、包包、衣服、護膚品、食品……微商的廣告刷屏,讓朋友圈變了味道。

  看著昔日的好友頻發“打雞血”的心靈雞湯、曬訂單曬銷量、曬自己的奢華生活……一些人實在不堪忍受,將對方拉黑屏蔽。

  “朋友圈應該是分享生活趣事的地方,你卻利用我們間的友誼和關心,硬是為了錢把廣告塞我眼睛里,能舒服嗎?”網友史提芬說,拉黑并不是因為不想看廣告,而是覺得對方不尊重自己。

  成天刷屏朋友圈,微商還有朋友嗎?不少微商也坦言,自己遭遇了朋友屏蔽,評論點贊直線下滑,“十分痛心”。而也有人認為,“做微商就不要怕被屏蔽”。
天天朋友圈發廣告的他們

  大學畢業生——小許

  痛心:昔日好友屏蔽 家人施壓“找正經工作”

  23歲的小許(化名)從2013年開始踏進微商行業,最開始是和朋友一起開微店賣衣服,后來轉戰護膚品行業。畢業一年的她,目前并未找其他工作,專心做代理。

  小許說,當時是一個做護膚品的微商朋友推薦了她一款泰國面膜產品,皮膚本不太好的她使用之后覺得非常不錯。在朋友的鼓動下,小許加入進來成為了代理,開始在自己的朋友圈里發布產品的廣告信息,一天得發6—8條。

  微商之路,遠比她想象的艱難。首先遭遇的,便是信任危機。

  小許發現,那些以前常常問她“最近好不好”的朋友慢慢消失了,自己發的朋友圈信息點贊評論日益冷清。到后來,哪怕她發的并不是廣告,而是自己的生活狀態,也很少有人點評了。她才明白,很多好友已經將她屏蔽了,這令她十分痛心。

  壓力不僅來自于朋友之間的信任危機,更來自家里的反對。她在家里已經囤了近3萬元的貨物,父母卻認為這是小打小鬧,并不是一份“上得了臺面”的工作。

  雖然壓力不小,但小許的生意也在逐漸擴大,目前她已發展了6個代理。“新鮮事物總是有利有弊吧,就像之前淘寶電商被質疑是騙子,現在不依然也很火嗎?”

  事業單位辭職者——秀秀

  信心:產品經過“層層把關”團隊給她精神鼓勵

  寶媽秀秀(化名)原本在一家事業單位上班,孩子剛上小學。一次家長會,讓她接觸到了微商。

  秀秀說,自己平時常常熬夜,身體和皮膚狀況很不好。在一次家長會上,有一位家長光彩照人,她尋問保養秘訣。對方告訴她,自己保養得當是因為用了某品牌的護膚品,她也是這個品牌的成都總代理。在這位家長的推薦下,秀秀開始使用產品,覺得“變化喜人”。

  后來,秀秀辭了工作,專職做起了這個品牌的微商。那位家長,便成了她的上級經銷商。

  “進入團隊之后,經常會有培訓。我學到了很多互聯網營銷的東西。”秀秀說,她每天在朋友圈里面分享產品,開始零售。幾個月后,生意擴大,她現在手下有了15個代理。她的產品主要批發給經銷商。“我現在一天的收入,有時候可以當以前一個月掙的工資”。

  秀秀說,自己也曾遭遇過朋友的質疑。不僅朋友屏蔽她,還有人在自己的朋友圈里發微商的負面消息,似乎是在影射秀秀。秀秀把遭遇告訴了團隊,上級經銷商和團隊隊員給她精神鼓勵。現在,她也成為了總代經銷商。

  那么,自己所賣出的產品質量究竟如何呢?秀秀信心滿滿地說,所有產品經過了“層層把關”。“首先,我們會有食藥監局備案手續、產品質檢報告、廠家的生產視頻。此外,我自己也在使用并且實驗。”秀秀說,“這些護膚品我自己也在用,效果明顯。一些皂類產品,我孩子也在用。”

  秀秀說,“我們的品牌是香港的,工廠在廣州,都查得到的。”

  B

  不堪忍受廣告﹃轟炸﹄的他們聲音1/

  朋友圈變味,一有微商果斷屏蔽

  從去年3月開始,22歲的吳蕊(化名)微信朋友圈里開始出現第一條廣告,這是她的一個朋友賣的一雙當時流行的喬丹運動鞋,“我第一次在朋友圈里看到廣告,感覺很神奇,加上我特喜歡這雙鞋子,就買了一雙。”

  吳蕊說,后來這名微商朋友每天發10多條鞋子廣告。終于,吳蕊忍無可忍,屏蔽了這個朋友。

  后來,吳蕊一位23歲的親密朋友在微信中賣起了面膜。朋友向她保證,自己親自“肉測”過,質量很好。吳蕊花180元買了一盒5張蠶絲面膜,最終卻“毫無效果。”眼看這個朋友還在朋友圈每天刷屏發廣告,吳蕊選擇了屏蔽。

  吳蕊說,她微信有近200個朋友,有10多個是微商,微商人數還在持續增加。“感覺朋友圈變味了。朋友圈本身是朋友間聯系的一種方式,利用來賣這賣那,特別不爽,總感覺像被利用。”吳蕊說,現在她一看到朋友圈里有人賣東西就屏蔽。聲音2/

  礙于情面沒有屏蔽 默默關閉推送

  年過40歲的石先生閑暇時會在微信上看朋友發的狀態。幾個月前,他微信里有兩個年輕同事開始賣化妝品,一天四五次的推送讓他看得很心煩。考慮到朋友關系,石先生沒有屏蔽他們。“我默默地把朋友圈的推送提醒關閉了,免得時刻看到廣告。”

  石先生不太認可微商。網友蘑菇醬說,他對那些賣假貨的微商朋友列了“黑名單”。“不管這些人有沒有真賺到錢,消耗自己的人際圈,我覺得很愚蠢。”

  而網友蕾蕾認為,無論是否售假,在朋友圈做微商都是不可取的。“本來可以維系情感的社交工具淪為了利益工具,朋友之間的友情就只是你想發財的踏板。”

  監管存在空白成都將成立微商分會加強自律

  當微商代理的產品問題不斷,消費者們不得不冷靜下來,提出質疑:這些無處不在的微商是否合法?又有誰來監管他們呢?

  工商部門:多數微商未注冊是否合法不好說

  對于微商的合法性問題,四川省工商局網絡商品交易監管處處長田培友也坦言,“不好說”。目前來看,通過網絡平臺進行銷售,一定程度上解決了一部分人的就業問題,存在積極意義,四川省工商部門對這一新興事物也持包容態度。不過,“大部分微商,都沒有經過注冊,取得相關許可證。”

  今年1月11日,四川省網絡交易監管平臺基本建成,網絡經營者可在該平臺上公開自己的信息,實現實名制和網上“亮照經營”。不過,截至目前,并無一家微商在該平臺上備案。

  去年3月15日,《網絡交易管理辦法》實施,對通過互聯網(含移動互聯網)進行網絡交易的行為進行了規范。“這里面并沒有提及微商。”田培友說。此外,在這個辦法中,對于辦理營業執照、取得有關許可等規定,都說的是“應當”,而不是強制性規定。

  食藥監部門:微商投訴很少一年只有幾件

  記者從成都市12331投訴舉報中心了解到,有關微商的投訴量很少,一年僅有幾件,專門針對從朋友圈購買面膜的投訴量更是少之又少。

  “即使收到舉報,很多舉報者也無法提供地址等更為詳細、具體的內容,執法人員很難立案查處。”成都食藥監局執法人員說,由于微商的商品、信息只通過熟人、朋友圈這樣的私密圈子傳播,所以即使微商商品出現質量問題,也很容易在熟人關系間被“消化”掉。

  該執法人員建議,要銷售面膜等化妝品,必須經過食藥監部門的行政許可,取得許可證照才能夠銷售。他建議,對于個人或商家在朋友圈中銷售食品、面膜的行為,微信平臺應對此有相應規定,如果平臺能審核商家銷售資質,制定相關規則,微商的問題會少得多。

  □ 最新進展

  成都下月或將成立微商分會

  除了合法性“不好說”之外,對微商的監管,也存在一定難度。“現在微商還未納入監管的范疇,處于灰色地帶。”田培友說。

  微商的特點以及其本身的經營模式,決定了微商很難被監管到。“朋友圈相對私密,微商主要通過熟人進行銷售,存在隱蔽性。”田培優說。除了一些經過微信平臺認證的公眾號,更多的微商都是一些私人賬號,“沒有實行實名制管理,交易也都是私下進行的。”

  對此,田培友認為,微商是否能健康發展,主要靠行業自律。記者從成都市電子商務協會了解到,該協會或將于下個月成立微商分會,但具體時間目前尚不確定。

  “希望通過民間組織整合微商群體,對微商的經營方式進行規范,引導他們依法誠信經營。”成都市電子商務協會秘書長徐震說,所有入會的微商將簽訂一份《經營自律書》,微商分會也將指導微商們申請注冊個體工商戶。

?
11选5彩票软件夺金 宁夏十一选五开结果 孙悟空照相赚钱吗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2元网 赚钱文案如何发朋友圈 青海11选5遗漏查询 加拿大快乐8官网开奖结果 河南11选5怎么玩 双色球间距个数缩水软件 福彩3d直选破解软件 丰禾棋牌怎么样 秒速飞艇是哪里的彩票 a股票指数 七星彩出号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 上证指数行情实时行情 上海时时乐分布图-非凡彩票网